上海首泽实业有限公司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三路人马围堵钢厂债务违约升级


日期:2020-02-12     阅读:1458     

?

事实证明,尽管钢铁业已经很糟糕,不再可能成为坏局面,但是即使一家钢铁厂已经非常糟糕,以至于负债累累并被点燃,钢铁业还是采取了行动。扩展和获取机会。近日,山西海鑫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债务违约已濒临破产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市场。目前,媒体报道的债务约为30亿美元,但这只是中国工商银行的锯齿状贷款,还有许多私人投资和其他贷款。找不到统计信息。

《经济观察在线》获得的信息表明,可以肯定的是,海信钢铁的债务规模肯定超过30亿,但规模远远超过此规模。

上周,有三人去了海信钢铁所在的山西省闻喜县,即工商银行,德隆钢铁和景业钢铁。银行用于收债,两个钢厂用于托管和收购。

Delong和Dedication是河北省的私营钢厂。两者的共同点是他们希望以托管或收购的形式进行破产破产。不同的是,德隆是第一个去的。

《经济观察家》在线记者了解到,德隆干预的前提是海信钢铁必须破产,否则巨额而又复杂的债务规模将非常可怕。但是,山西省政府对海新钢铁的态度比外界想象的要坚定。知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在线》,山西省政府不希望山西省出现民营企业陷入困境的情况,因为邢立斌已经案。 (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邢立斌是柳林县政治协商会议名誉副主席,山西省人大代表。2012年3月,他被吸引2014年3月12日上午,邢立斌被警察带离太原武宿机场,接受调查。)

神秘接班人

海新钢铁是一家充满奇异故事的钢铁公司。该公司于1987年开始炼焦,此后逐渐发展成为一家以钢铁为基础的多元化公司。目前,该公司的粗钢产能为600万吨,是山西省最大的私营钢铁公司。该公司的创始人李海沧曾担任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当时,他被称为“山西钢铁之王”。

2003年1月,李海沧因私人冲突在公司办公室被枪杀。当时,他的儿子李朝晖在澳大利亚学习金融,其家庭突然发生了变化。 22岁的李朝晖中断了学业,没有做任何准备就回到了中国。他接管了海鑫钢铁。

第二代李朝晖不想从事钢铁行业。一位钢铁行业人士说:“就像许多富二代的钢厂工人一样,李朝晖对钢铁行业根本不感兴趣,他也不了解钢铁。” 2003年父亲无助的职业生涯结束后,李朝晖走了海。鑫钢是跳板。在过去的十年中,海信不断将投资领域扩展到银行,能源,房地产和儿童教育行业。

此外,李朝晖还以自然人身份参加了许多其他投资业务。但是,李朝晖始终保持低调而神秘的形象。他已经在北京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几年没有回到海信钢铁厂”。海鑫钢铁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李兆霞的姐姐李兆霞。 2010年,李朝晖与华谊的女画家车晓结婚,但两年后,两人离婚了。

海信钢铁的怪异也反映在该公司无法理解的企业文化中。据说,海鑫钢铁可以算是李氏家族企业。公司财务,采购,人力和销售的核心部门均由李朝晖控制。

这家公司很少与山西地方公司有很多联系,而且它与地方政府的关系非常疏远。在钢铁行业,与钢厂的业务往来很少。固定地提供铁矿石的贸易商或矿工只有很少,并且与他们经常接触,但是它们也是一般的业务关系。 3月25日,一些市场参与者告诉《经济观察网》,海信钢铁公司最近进口了海外铁矿石,甚至银行信用证也无法打开。

负债累累

《经济观察网》记者获得的信息显示,除了工行的30亿逾期贷款外,海信钢铁仍欠民生银行,光大银行等近30家银行贷款。

海信钢铁之所以能够向民生银行借款,主要是因为海信钢铁已经投资了民生银行。 2004年11月,海鑫钢铁出资5.6亿元,从中国彩色股份有限责任公司手中收购了民生银行1.6亿股,成为民生银行的第十大股东。然而,三年后,海信集团出售了超过9000万股股票。

目前,在海鑫钢铁公司的网站上,李兆霞的《改革宣言》仍在网站上。李兆霞在2013年5月22日的声明中说:“国内钢铁行业处于衰退状态,钢铁产能过剩。严峻的形势已经摆在所有钢铁公司的面前。规模或财务实力一直不是生存的唯一条件。在此期间,生产管理的现代化和管理与管理的多样化将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有些反思已成为当今做出艰苦决策的改革。什么是改革与改革?机制改变了,概念也改变了。”

在李兆霞没有参加她的紧急计划之前,海信的债务已经减少。

海信钢铁的债务危机使已经负债累累的钢铁业变得更加糟糕。根据相关数据,截至2013年6月,全国86家大中型钢铁企业的负债总额超过3万亿,其中银行贷款达到1.3万亿。全国有39家钢厂,资产负债率超过80%,有15家钢厂,资产负债率超过90%。

向钢铁公司供应铁矿石和煤炭的上游贸易商已经开始要求付款和交付。对于他们来说,这是确保资金安全的唯一有效方法。

一家矿石贸易商告诉《经济观察在线》,“当贸易商开始向某行业预付款时,表明该行业的债务危机已经非常严重。”同时,自2013年下半年以来,银行对钢铁厂的资金关门越来越紧。

去产能

在海信钢铁摆脱债务偿还危机的一周前,一家从事光伏行业的上海太阳能公司因无法偿还10亿美元的公司债券而陷入严重危机。超级太阳能公司的“ 11个超级日债”成为中国第一笔违约债券。

海信钢铁和上海太阳能的债务违约表明,中国两个最具代表性的产业,如钢铁和光伏产业将正式开放。

在过去的十年中,以投资为驱动力的中国经济发展模式带动了钢铁业的野蛮增长,而战略性新兴产业作为转型升级的主要政策方向导致了光伏产业泡沫的变形。去年3月,中国光伏先驱无锡尚德的破产已经给资本市场敲响了警钟。但是,人们对政府救助计划的惯性和银行的大胆态度忽略了债务危机。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因债务危机而破产的海信钢铁,超日太阳能和无锡尚德都是私营企业。在过去的几年中,他们借助中国极其宽松的投资和信贷特快列车,走上了快速扩张的道路。海信钢铁在多年亏损的背景下,屡屡违反钢铁项目规定,扩大了产能。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第二代无良且对财务充满热情的李朝晖,更多地是对海信钢铁进行融资和再投资的工具,作为从银行和系统中获得资金的来源。

在信贷政策和产业政策的双重挤压下,热衷于资本的民营企业选择了更具风险的资本博弈。银行和地方政府曾经闭上了眼睛,但是当这些公司陷入危机时,他们无法重返天堂。

在2014年宏观政策转变的背景下,这场资本竞赛终于走到了悬崖的边缘,海鑫钢铁也将一些掏空的炮弹拖到了最危险的境地。经济观察家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7-2021 www.20crn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首泽实业有限公司 | 网站地图